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张宗彪——登临绝顶我为峰(一)
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11282次 评论:0
走进张宗彪先生的书斋,真可谓是满壁生辉,四周墙上挂满了字画,真草隶篆,异彩纷呈。其中的作品大多是出于他本人和他的得意门生之手。父辈们握锄把在田垅上耕耘,期望五谷丰登;他握笔在书案上耕壁,期待的是春华秋实。
张宗彪的住所,既是他的书斋,又是他的展室,清静洁雅,满屋书香。正面墙上的一个大字写的是“峰”,格外引人注目。这“峰”字一气呵成,气势恢宏,大有凌云之势。这个大字的下方有一行行楷:海到无边天作岸,登临绝顶我为峰。这是张先生得意的一幅作品,他阐释说:“人喜欢山,是喜欢他的高度,登到山顶,人就成了山之峰,这是人生的追求。山因峰高而名,人因品高而威。人的一生都在不停地攀登,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,登峰是生命的一种追求,是人生的一种境界。”
“人字只两笔,做人要一生。”悬挂在中堂里的这一幅作品同样是张先生的得意之作。看似一幅书法作品,其实是张先生对人生的体悟。他说:“人世间,最好写的是人,最难做的也是人,最好学的是走路,最难走的却是人生之路。”
张宗彪走过了怎样的一条人生之路?在他的人生之路上,他如何在攀登艺术之顶峰?
 
天道酬勤,业道酬精
张宗彪,亦名开轩,笔名墨石,香山斋主。祖籍陕西永寿县,毕业于西北大学,书法教授,国家一级书法师。现任陕西省文史馆研究员、陕西省书画研究院副院长、咸阳分院院长、中国现代民族书画家协会副主席、中国国际书画艺术家协会副会长、中国书法美术家协会理事、中国国学学会国学杂志社副理事长、中国民族艺术家协会名誉主席、中国艺术促进会顾问。这是张宗彪先生名片上的头衔。一个人有了这么多的显赫的头衔,足够荣耀了,他还被人称之为艺术大使,书法大师。
在介绍他的艺术成就时,一家业内的刊物这样写道:
张先生自幼喜爱书画,坚持60年临池不辍,楷、行、草、隶、篆皆通,尤以行草见长。熔古铸今,自成一体。书法作品大气磅礴,气势恢宏,刚柔相济,颜筋柳骨,铁画银钩,风格独特。其代表作“无欲则刚、厚德载物、雪中松柏、耕耘种月”等先后被中国历史博物馆、军事博物馆、毛主席纪念堂等60多家中央及地方博物馆和艺术馆收藏。书法作品先后获全国各类书画大赛金奖50多次。张先生不但是一位书法家、书法教育家,而且是一位社会活动家,他亲自策划,在咸阳举办了六届“西部情”全国著名书画家邀请展及研讨交流活动。他的作品先后在香港、澳门、台湾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、美国、韩国、泰国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展览,赢得“世界高级书法艺术家”称号。
了不起,真的是了不起!更让笔者惊奇的是,七十又二的张宗彪先生,满首乌发,精神矍铄,声若洪钟,满面红光,身穿一件花格衬衫,形象年龄看上去像是50岁上下的青壮年。一个当年被医院判过“死刑”、“刑期”只有3个月的癌症患者,如今八年过去了,他依然健康的活着,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生命的奇迹。
张先生很健谈,在对往事的回忆中,笔者随他一起走进那不同寻常的心路历程。
1941年8月,张宗彪出生在陕西永寿县一个农家小院里。永寿地处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区,素有“秦陇咽喉、彬宁锁月”之称。这里干旱少雨,百姓靠天吃饭。父母亲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,他们生养了6个孩子,宗彪是长子,家里八张口吃饭,日子过得捉襟见肘。
1948年秋天,7岁的张宗彪被父亲领进学堂,父亲对他说:“娃,好好上学,学上好了,才能有官做、有衣穿、有饭吃。”父亲虽然没有文化,可他懂得“书中自有黄金屋”的道理,希望儿子将来学有所成,光宗耀祖。
学校是一座废弃的庙堂,夏不遮雨,冬不御寒,外面下大雨,屋里下小雨,外面雨停了,屋里的雨水还在嘀嗒。这里只有一间教室,一个老师,所有的孩子挤在一间没有门窗、没有桌椅的教室里上课。张宗彪清晰地记得,由于家里穷,买不起钢笔,用的是2分钱一支的铅笔和5分钱一支的毛笔。写毛笔字是必修课,每天要一丝不苟地写。张宗彪的第一任老师叫李振海,他教的第一个字是“人”字。老师说,这一撇一捺就是一个人字,看上去容易写起来难,每个人照着“样子”写十遍。这是张宗彪认识的第一个字,他认认真真地学了一辈子,写了一辈子。在他七十岁诞辰时,他突然醍醐灌顶,给自己写了一个条幅:写人只两笔,做人须一生。这是他的人生感悟,也是他留给后人的人生启迪。
当时的农村小学还属于私塾性质,没有正规教材,学的是“三字经”、“弟子规”、“千字文”,老师每天教5个生字,日积月累,一年下来,聪明好学的张宗彪不但能熟背“弟子规”,而且能默写“弟子规”。——弟子规,圣人训;首孝悌,次谨信。泛爱众,而亲仁;有余力,则学文……圣人的古训让他受用了一辈子。
对毛笔字产生兴趣也来自于他的启蒙老师。练好毛笔字,通常要下苦功临帖,那时家里穷,买不起字帖,老师的字也就是字帖了。老师每天布置的作业是写24个大字,哪个字写得好,老师就在上面画个红圈圈,一个红圈圈就是一个“0”,那时的流行说法叫“吃蛋”。张宗彪书写认真,每次都“吃蛋”最多,受老师表扬也最多。
人不学,不如物;少而学,壮而成。这是老师给他的教诲。苟不教,性乃迁,教之道,贵以专。张宗彪不但从老师那里学会了写字,同时也学会了做人。
张宗彪是一个勤勉的学生,风霜雨雪,从不误学,每天总是第一个到校,第一个坐下来练字。练毛笔字身要正,颈要直,握笔要有力,走笔要自如。这是老师教给他的要领。那天,张宗彪正专心致志地练字,老师从身后走了过来,猛然间拔起他手中的笔,墨水顿时溅了他满脸满身。那个瞬间,张宗彪委屈地哭了,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?也不知道老师为什么对他这么严厉?
“谁教给你用左手写字的?”老师目光严厉地盯着他问。
“老师,我从小就是左撇子,吃饭也是用左手拿筷子。”他小心翼翼地回老师话。
“我不管你端碗拿筷子是谁教的,可你跟我学写字必须用右手。”
张宗彪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。也就从那天起,他开始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和书写习惯,学着用右手握笔写字。换手之初的那段时间,他吃的“蛋”明显少了,可他练就了“两手抓、两手硬”的绝活。
上初中那年,语文老师叫范景录,范老师书教得好,板书也写得好,张宗彪喜欢范老师,也喜欢他的字,每堂课都认真听讲,然后默默地练他的字。范老师的硬笔书法,无疑成了张宗彪成功路上的铺路石。
那是一个“全民皆兵”的年代,为了适应形势的需要,全国大专院校和全日制中学增设校外课——军训。军训不但很苦也很严。张宗彪至今还记得当年训练场上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中国传承艺术网 责任编辑:admin
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1/5/5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季羡林的收藏趣事:30元买五幅白.. 下一篇翰墨风骨写春秋 中国传承艺术网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关于我们 广告业务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客户投诉 免责声明 专家顾问 法律顾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