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如果说广告是一种文化,这也是文化的另一种形式
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7965次 评论:0

如果说广告是一种文化,这也是文化的另一种形式,只是不同时期文化内容的更迭替换,也许这也是不同时期不同国情的反映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进,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以后,中国人没有了刚刚经历过文革以后严重的性压抑,随着经济的发展,高校不断的扩招,中国人上大学也没有那么困难了,那城市的牛皮癣也就不治自愈了。
  “乱世藏黄金,盛世玩古董”。突然有一天,城市各个角落的合法广告牌上——高架桥上、墙体的、车身的,出现了很多著名的书法家和著名画家的名字和他们的巨幅头像,虽然没有明码标价,但杵在广告牌上,谁看了也知道是在做广告,做广告的目的无非是为了卖嘛!但不管怎么说,这也许也是盛世的一种体现。
  卖归卖,人活着不都得过活吗?但卖的方式不风雅,卖的地界也不高雅,不像是一个艺术家该有的操守和风范。西安的车体广告一边是一个手握画笔画家的巨幅头型,一边是一个妖艳穿的很少的女郎手握着某著名品牌的卫生巾,看了让人一下子大倒胃口。那边是某著名画家的作品;这边是冠有名头很大的某知名酒品的子产品,那边是注有声望很高的某知名画院的名誉什么的艺术家;这边是著名影星穿着某品牌三点内衣摆POSE,那边是著名书画家拿着毛笔出洋相……
  语曰:“志于道,据于德,依于仁,游于艺”,“志于道”是高贵的,“道也者,不可须臾离也。”“游于艺”的状态,也是风雅高洁的。和前贤相比,对待同一件事情上,今人大有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枉然了。

  画家作品应质量第一,次为宣传
  西安美院国画系青年教师高海平专写一文说,笔者看完全部文字后有正方,有反方,也有中立的,各有各理,都能自圆其说。笔者没有驳斥这些专业画家的理由,只是提及自己的观点。首先要理清广告的概念,其次才能谈及广告的可能。据文献可知,广告的本质是传播,广告的灵魂是创意。广告一词,据考证是一外来语。它首先源于拉丁文advertere,其意为注意、诱导、传播,汉字的广告一词源于日本。另据《简明大不列颠百科全书》对广告的定义是:广告是传播信息的一种方式,其目的在于推销商品、劳务服务、推进一种事业或引起刊登广告者所希望的其他的反映。书画家创作出来的作品也是艺术品,非商业用品。古代是藏之庙堂,藏之名山。今天的吴冠中、李可染、赵望云、石鲁把最优秀的画作捐给国家。他们把艺术看得比生命还伟大。他们的艺术作品根本不是为了迎合市场。自古及今,真正的艺术家、大家是为艺术而生为艺术而死为艺术而创作的,不是为市场、为金钱在创作。梵高面对金灿灿的向日葵难道他想到黄澄澄的金子吗?话说回来,当一些人一门心思的钻营市场的时候,市场那扇大门和艺术那扇大门会永远为他们紧闭的。因为他们太急功近利了。
  西北大学艺术系教授岳钰对这一现象表达了颇具忧患意识的观点——
  目前,其他城市暂且不论,就西安而言,画家广告主要集中在机场高速高空广告牌、繁华大街公交站牌灯窗、地铁站灯窗、地下通道灯窗、公交车身广告等上面,与其他商业广告在一起混淆着。
  我认为,画家做广告牌上疯狂,是故意过度夸大自身,比如职位、职称、出身,还有自称是“大师”、“大家”、“最伟大的画家”等等措词都是在自我煽情。如今的这些词语满天飞,有的是自称,有的是社会一些民间职务,糊弄社会糊弄人民。一些广告商为了自己的生意赚钱就不管其他了,更不顾及书画家的名誉和感受,严重造成了画家的不良影响。广告商前来一开口就是“大师”、“大画家”、“资深”等奉承,搞得一些书画家心血来潮,也随着杆子往上爬。在西临高速公路上就有人打出“中国最伟大的画家”,贻笑大方。这样不但丢自己的人还丢陕西的人更丢中国的人,也损害了陕西美术事业健康发展的良好势头。学术“第一”,作品“第一”。不管如何,首先画出来的作品质量是第一位的,其次是宣传。
  不妨学习旧时书画家的风雅“润例”
  古人的风雅润例也许能带给我们一些启示。史书青在为《近现代书画家润例》一书中对润例的起源、经历做了这样大致而精当的阐述——润例亦称润笔,或称润格,俗称笔单。在我国文化史上起源甚久。后以润笔为请人作诗文、书画之酬劳。可见润笔有本人主动要求及他人酬赠两种,后世亦有朋友为之代订者。
  历史在发展,时代在前进,鬻书卖画,代代有之也理所当然,但前人的做法却美的令人神往。其中最为风雅的莫过于清人郑板桥,最为直率可爱的莫过于今人齐白石。三绝诗书画的郑板桥,在“一官归去来”之后,鬻书卖画寄身扬州,在他67岁时,不堪俗客之扰,不得已才从拙公和尚之议,写出一张《板桥润格》创画家公开告白以银易画之先例。文曰:
  “大幅六两,中幅四两,小幅二两,条幅对联一两,扇子斗方五钱。凡送礼物食物,总不如白银为妙;公之所送,未必弟之所好也。送现银则中心喜乐,书画皆佳。礼物既属纠缠,赊欠尤为赖账。年老体倦,亦不能陪诸君子作无益语言也。画竹多于买竹钱,纸高六尺价三千。任渠话旧任交接,只当秋风过耳边。”
  这也是广告,但却写的高妙超拔,绝尘出俗,一篇百十来字的小文章,试问当下“著名”的书画家们哪个做得出来!
  木匠出身的白石老人,一生写过很多润格文字,但字字都写出了一个鬻书卖画刻印为生的真艺术家的真情怀。定居在北京后,他把家乡的田产留给了老妻春君和孩子,他不经商,不倒卖字画,也不兼职教书,生活只能靠卖画卖印维持。
  齐白石的父母在世的时候,经济上要奉养老亲,北京和湘潭两房妻子儿女也需要供给,他必须兼顾两地,负担是很重的。所以有诗写道:“草间一粥尚经营,刻画论钱为惜生。安得化身千万亿,家家堂上挂丹青。”并注曰“客有写画求减值者,作此书于寄萍堂上。”在他客厅里,长期挂着1920年写的一张告白:“卖画不论交情,君子有耻,请照润格出钱。”还有一张同年的告白:“花卉加虫鸟,每一只加10元,藤萝加蜜蜂,每只加20元。减价者,亏人利己,余不乐见。庚申正月除十日。”
  “凡藏白石之画多者,再来不画,或加价;送礼物者,不答;介绍者,不酬谢;已出门之画,回头补虫不应;已出门之画,回头加印加题不应;不改画;不照相,凡照相者,多有假白石名,在外国展卖;假画场肆,只顾主顾,为我减价定画,不应。九九翁坚白”。
  这体现了一个以艺为业的艺术家的斤斤计较,但流露的却是为人人性的真淳直率。
  睹今思古,两相比照。也许是我们该反思的时候了。

 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如果说广告是一种文化,这也是文化的另一种形式 责任编辑:admin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艺术人才培养面临的问题如何破解? 下一篇两岸专家在福建研讨明末书画大家..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关于我们 广告业务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客户投诉 免责声明 专家顾问 法律顾问